南璟

执着于糖炒玻璃渣,基友一个煎饼两个蛋

【吴羽策X你】一肩之隔(吴羽策视角)

*女主视角:《最残酷的情敌是时间》

*本文阿策视角,继续苏阿策

*以后这对应该会有很多的小日常,想到什么写什么

*如果有机会就写一篇BE的版本

 

生于冬至日的吴羽策待人接物表面上都是有些冷冰冰的,跟生于初秋的你有着天壤之别,你也不算是非常外向的性格,但总是给人容易亲近的好印象。

你们就是一对非常普通的青梅竹马,有多少岁就认识了多少年。

吴羽策再是别人眼里的早熟少年也难逃中二期,过了很多年他听你说起他小时候爬到卧室门上下不来的事迹都还有很模糊的印象,只是这时你们已经有很久没说过话了。

 

吴羽策比你小四个多月,但在心智上他比你成熟了不止一星半点,要不是他说“你比我年纪大哎”,你还真的就忘记他更小一些的事实了。

在初中时期,吴羽策最烦听见别人说“你家小青梅又排倒数了”,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只要有人这么说,他一定会拿着你不及格科目的课本来敲你家的门,你要是拿不出考试卷子,他就会拿出自己的近乎满分的卷子拍到你面前挨着给你讲题。在吴羽策亲力亲为的帮助下,你跟他考进了一所重点高中。

在高中时期,吴羽策最烦听见别人说“你家小青梅又被XXX盯上了”或者“你家小青梅又翘课了”,如果是前者,吴羽策会去找那个XXX谈话,如果是后者,吴羽策会来找你谈话。

所以后来你一看见吴羽策,转身撒丫子就跑,他也很无奈。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只有一次是你主动找吴羽策的,那就是听说他要退学打游戏。

吴羽策放学会骑车载你回家,走到离学校有一定距离的车站时,吴羽策感觉你在拍他的后背就停下来跟你面对面站着,他看你忽然凑近问退学的真正原因,空气里充满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屏住呼吸推开你并且皱起眉头回答:“你烦。”

“你觉得我哪里烦啊,我改,你别走了呗。”

是啊,你哪里烦?

吴羽策一时间也回答不上来,他单肩背着书包仔细打量着你,拿到第一天就改短了的校服裙子,被中性笔划出印子的白色衬衣,天生发质超好的及腰长发和化了淡妆而清新明媚无比的脸,看见你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他又想嘴贱了:“那你怕是要回到十六年前拆卸重装了。”

“要是可以,你是不是就不走了呀?”

吴羽策气结,不知道干嘛要跟你说废话,干脆翻个白眼骑上自行车把你甩在后面,本来想气气你再返回去接你,没想到一回头你已经从书包侧面摸出零钱上了公交车,还在经过他的时候喊他的名字做鬼脸。

吴羽策骂:“臭丫头。”

出去打游戏获得了父亲的支持,而母亲坚决反对,吴羽策在房间里听父母吵架吵得他心烦,干脆换衣服下楼图个清静。吴羽策正在发呆的时候你出现了,他闻见熟悉的香气接着看见你把冰镇西瓜递给他。

吴羽策没有去接袋子,而是抬起头看着你的脸,他听见你说,“阿策,你别生气了,我一定少在学校里浪,你还是别走了好不好。”

这么会有这么傻里傻气的姑娘。

 

吴羽策离开前得到了父亲偷偷买给他的一部新手机,各种APP下载好了,点开QQ输入账号却怎么也想不起密码了,到了虚空才想尽办法找回了密码,上线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发的语音消息逐个听完,那边你骂着骂着就带了些许哭腔,他听完看上去很平静,同训练营里稍长几岁的男孩憋着笑用一种过来人的态度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本吴羽策是想在你高考前发消息鼓励你一下的,结果忙着各种各样的新秀出道活动和训练,他想起来的时候高考已经结束了,他等来的是父亲发来的消息,说你考上了X市的大学,要好好照顾你。

吴羽策不是主动的人,他一直在等你主动给他发消息,这一等就是一年多,在这一年里,吴羽策正式出道,跟队长李轩组成双鬼剑士组合,他选择主动联系你,训练完毕他拒绝了跟队友们出去吃宵夜,直接给你发了两个字:出来。

吴羽策了解你,你是出了名的磨蹭,你说让他等十分钟,他做好了等十五分钟的准备。

在十三分钟的时候你出现在了吴羽策的视线里,他知道你爱臭美,只是没想到你为了美宁愿把自己冻死在X市冬季的晚风里,他忽然转身朝来时看见的那家奶茶店走去,任凭你走在背后嘟嘟囔囔。

吴羽策生日这天得到了一天的专属小假期,他混进你的学校里准备观看一场三个学院合办的晚会,你提着部门化妆包被室友拽到活动厅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吴羽策看你给别人化妆超级熟练,跟专业化妆师有得一拼,恍然间又想起那个放学后的黄昏你靠近他时眼线笔在眼角勾出的妖娆弧度,淡香仿佛又围绕在他的身边。

吴羽策曾经思考过,要是你把学化妆的那股子精神劲拿去学习该有多好啊,本身长得就精致好看的女孩子再化点妆,吸引来那么多品质参差不齐的人做什么。

估计是原来的老毛病犯了,吴羽策看见找你搭讪说话的男生就想去跟别个谈人生,他仔细数了数你帮别人化妆的这会子功夫招来的男生,他今晚能把嘴皮子说破。

 

吴羽策是个低调的人,一想到你提前收假返校累得他还要去帮你拎行李,他就怀疑自己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吴爸爸根本没想起自家儿子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这件事,吴羽策不送你去学校是会挨批评的。

吴羽策很会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你跟室友在寝室楼下彼此损得特别开心,干脆拿着你的行李箱缩在人不算多的地方低头玩手机。

“不怕,我陪你补考生理学!”

室友一拍胸口,你立即手动再见:“滚!你不懂生活费减半的痛苦。”

吴羽策听完,默不作声地给转了两千块到你的银行卡上,等他回战队训练到一半,他收到了你的消息,像个小傻逼一样的。

策爷你今天帅炸天!

 

某天下午杨昊轩拿着自己的手机兴高采烈地跑来跟李迅安利新看到的COS正片,在旁边吃苹果片的吴羽策被李轩扯过来凑热闹,吴羽策看到图片上画着浓妆穿着血红色古装COS服的你一下子把苹果渣喷了出去,大家散去后吴羽策暗搓搓地点开微博内容,赫然看见你COS的是虞姬,八分的媚态被你演出了十分。

吴羽策回过头发现发片的是韩文清女朋友,他脑子一抽,从好友列表里翻出韩文清的QQ,话都打好了差点就手抖发出去,他及时想起一个问题:他以什么身份去找韩文清谈话?

别提胆子那回事,身为纯爷们的策爷无所畏惧!韩文清的钱包脸算个球!

后来吴羽策躺在床上翻看手机相册无意间滑到你的COS长条图,看了许久才明白当年高中同桌对他评价你的那句“表面清纯得很,骨子里妖得很”。

因为你的这套COS,几年后的吴羽策GET到了“吴霸王”的称号。

 

在吴羽策的职业选手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你安静地完成了学业,毕业后你就即将奔赴B市职业大战场,你说要感激吴羽策时不时来学校看看你死没死以及特别友情提供的零用钱,他没有任何拒绝机会地陪你去了你最喜欢的店,他默默吃着,默默听你喝了酒之后没完没了地吐槽学校里秃顶的院系领导和那些你并不喜欢的同学们,最后再默默背起醉酒的你往家走。

后来再见到你是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前,吴羽策和李轩去拍摄宣传照,你正好来摄影棚找负责人商量解决周刊封面照片出现的故障,说是解决问题,发展到后来就是跟负责人针锋相对。吴羽策从化妆间里出来就看你把装照片的文件袋往台子上一拍,另一只手放在咖啡色大衣的口袋里,一撩长发开启嘴炮模式,你明明占据上风,吴羽策还是走过来帮你说话。

“跟女孩子吵架不太好吧。”

第三天,全明星赛开始,吴羽策把手机调至振动才看到你发来的消息,五个字:吴羽策加油!

吴羽策上台试图从上万人里面找到你,可惜化着精致妆容的长发女孩子太多,灯光太过耀眼,你还是被淹没在了人群里。

打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吴羽策解锁手机的同时你发来消息说要请他吃饭,纠结一会儿后,他说好。

你来到约定的地点时满头是汗,三杯茶水下肚都还在喘气。

“吴羽策你看,下雪了。”

新的话题从你这句话开始,吴羽策无数次将想让你改称呼的想法闷回心里,最后的最后,吴羽策觉得自己离开家太久,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回家对吴羽策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家里有无数的活等着他去干,意味着去参加一场并没有任何意义的同学聚会要附带无数个签名,意味着又要被你母亲花式捏脸。

别看吴羽策瘦瘦高高的,脸可是有肉着呢,从小包子时代起就在被各位叔叔阿姨捏脸,长大后只有你母亲还有捏他脸的爱好,他还得乖乖把脸伸过去让她捏,你回家看见母亲又在捏他的脸就觉得自己开门的方式是错误的。

 

过年对你们两家来说都说不上热闹,十几年来都是两家聚在一起过除夕和大年初一,吴羽策起个大早陪同父亲去菜市场买鲈鱼,到了你家起床气还没消,他没啥好气地把鱼给你,你一上火,更是没好气地把鱼扔进洗菜池,往屋子里走去还特别大声说“小混蛋吴羽策来了”来气他。

吴爸爸是新时代里勤俭持家的好男人典范,吴妈妈十指不沾柴米油盐酱和醋的享受型职业女性,你的妈妈勤快是勤快,做饭是一个苦手,在这种大日子里还是得吴爸爸掌勺才可以。

八个平方大的厨房里挤下三个人简直转不开,吴羽策奉老爸的命洗鱼,他倒是不太在意被鱼划破细长的十指的危险,低头看你鼓着腮帮子蹲在垃圾桶旁边择菜,你一撒手把菜抛物线式扔进洗菜池,水溅了他一脸。

“我说你这丫头真是……”

吴羽策抬手擦水,看你作势要找吴爸爸告黑状的样子及时收住了话。

吃饭期间吴爸爸问起你不再喊他阿策的原因,你一句“他烦我,所以我要跟他保持距离”说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吴羽策一直认为你这种偶尔骄纵任性的大小姐脾气能够找到男朋友简直是上辈子积德,也好奇你这种非常吸引男孩子的长相怎么从小到大就耍了三任男朋友,他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你甩了别人却总要摆出被人甩的姿态来找他哭诉。

吴羽策特别怕你的深夜来电,大四毕业前你跟第三任分手,大半夜十二点半站在胡同口的小卖店里用公用电话给吴羽策打电话,面对他的疑问,你哭兮兮地说:“我手机没电了,我又只背得到你的手机号码,我不给你打电话给谁打电话啊!”

到了你第四次分手,吴羽策没接到你的电话,反而接到了你第四任男朋友的短信,他跟盖才捷换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开会,会议刚开完他就看见你走到了虚空俱乐部的楼下,一看你没有要进来找他更没有要打电话给他的样子,瞬间把笔记本和笔甩给杨昊轩匆匆忙忙下楼。

X市强降温下雪的天气里,明明很怕冷的你又是只穿了入冬不久的衣物,吴羽策想起高一那年你来例假痛得在教室角落缩成一团的模样,很没好气地说:“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听我的话多穿一点?你以为你痛经是怎么来的?”

吴羽策知道你始终是个女孩子,听到某些词汇还是非常敏感害羞的,果然路灯下的你脸颊泛红,忍不住板着脸逗你。

“吴羽策。”

吴羽策以为你要开始抱怨刚分手的前任,等着你说下文:“嗯?”

然后你小声又说:“阿策?”

“嗯。”

答应得特别自然而痛快,亲密得理所应当。

 

吴羽策没想到过你会突然扑上来亲他的喉结,惊讶过后,他伸手轻轻搂住你的后背,微凉的唇碰上你的额头。

 

在脑子里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今日终于成真。


评论(2)
热度(187)

© 南璟 | Powered by LOFTER